苹果解锁门案是公民的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矛盾
2016-04-01 14:32:38
  • 0
  • 0
  • 1

核心观点:(1)苹果解锁门案是公民的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矛盾;(2)按照美国的方式,苹果解锁门案需通过司法审查的方式,通过个案,通过正当程序解决。

刚才续老师简单明了把这个事情概括了一遍,核心是公民的隐私和国家安全之间的矛盾。我给大家提供一些信息,是关于手机隐私的问题。美国非常重视手机隐私是从2014年开始。美国最高法院有两个案件,这两个案件的问题是警察能不能够没有法院的搜查令而直接查看罪犯的手机。

一个案件是赖利诉加州案:警察在引擎盖下发现两支枪,随后逮捕了赖利。在将赖利交付羁押时,警察扣押了赖利的智能手机。负责逮捕的警察翻看了手机的文本文件,发现了赖利系某一黑帮成员的标记。警察检查了手机的内容,发现一些图像,表明犯罪嫌疑人与早先一个团伙枪击事件有关。警察还利用了手机的照片和视频,发现犯罪嫌疑人与其他一些团伙活动有关。赖利被控犯罪。初审法院和巡回法院均认定搜查手机合法。

另一个案件是美国诉武里案:武里在南波士顿被发现涉嫌贩毒,警察使用其翻盖手机确认了武里的家庭住址。在获得搜查令后,他们突袭了武里的家,并查获了可卡因、大麻、吸毒用具、枪械弹药和现金。武里被指控犯罪。初审判决有罪,第一巡回法院认为搜查手机不合法。

2014年6月25日,最高法院以9:0一致同意推翻加州上诉法院的判决,维持第一巡回法院的判决,认为警察不得无证搜查被逮捕者随身携带的手机中的数字信息。

这两个案件里,法官特别强盗手机承载的隐私利益:手机在质与量上与其他东西不同。

 “手机”这个词是一个误导性的简写。大部分手机实际上是一部微型电脑,只不过同时具有电话功能。它们也可以简单称为照相机、录像机、名片盒、日程表、磁带录音机、图书馆、日记本、相册、电视、地图或报纸等。

现代手机最突出的特征之一是储存空间大。对于手机而言,对隐私的可能侵害不受实体的限制。现代先进的智能手机的标准内存为16G(并可以增加到64G)。16G的内存能储存数百万页的文本,数千张图片和数百个视频。这类手机还能够储存许多不同类型的信息。手机的容量对隐私产生了一些相互关联的效果。这是因为:①手机储存的信息,比单个记录能够揭示更多的信息。②手机可以重构个人的隐私生活,而钱包中的一两张爱人照片根本做不到这一点;③手机上的信息可以追溯到购机之时,甚至更远。④最后,手机还有一个普遍性的特性,现在人们无一例外地携带包含各种信息的手机。有调查表明,接近四分之三的智能手机用户大多数时间在其手机1.5米范围内活动

手机上的信息除了在量上与实体记录有区别,某些类型的信息在质上也有区别。例如,通过联网手机可以进行网络搜索和浏览历史记录。历史地理位置信息也是许多智能手机的标准配置,这能将某人的行动定位到每分钟。手机应用软件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工具用于处理有关个人生活的各种详细信息。

在1926年,勒恩德·汉德(Learned Hand)法官指出,“搜查一个人的口袋并将所查之物用于指控该人,与彻底搜查该人的房屋并控告其犯罪是完全不同的。”但是,如果该人的口袋里有一部手机,则应另当别论。

苹果公司站在用户的角度,也是商业利益嫁接在手机利益之上了,也是用户为中心。所以作为政府来讲,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衡量这个问题,所以这样的话形成一个比较大的新冲突,这么大的隐私利益能不能够跟政府的利益PK?

    法官认为,保护手机隐私是需要付出代价。所以作为法官来讲,重要的是要考虑,你这个手机上的隐私利益到底有多大?而对应的政府的利益又有多大?它的紧迫性、必要性有多大?这里形成一个冲突。在解锁门这个案件里面,应怎么衡量这两种利益的冲突?在911事件中,美国公民很快就放弃了隐私权了。但是刚刚举的这两个案件,法官一直站在用户的角度,隐私很重要,不能随便看,看这个东西要有正当程序。但是在这个案件里面,危害后果比较居中,死了14个人,伤了22个人,怎么衡量就变得非常困难了。一些美国人认为隐私更重要,也有一些人认为公众利益更重要,反恐的形势特别严峻,美国恐怖活动也是比较多。所以在这里面案件里面,双方力量相持比较焦灼。死的人多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就放弃了隐私利益,只死一两个人,大家觉得隐私更重要了。在死的人不多不少的案件中,就非常难以把握。

    按照美国的方式,最终还是通过司法审查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通过个案解决,通过正当程序来解决。如果通过立法来解决他,像中国,《反恐法》就可以把这个解决了,互联网企业有协助义务。但是在美国非常难,还是通过个案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我一点点的看法。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